上汽设计总监内涵段子:别动不动说颠覆,你把谁干死那么开心的吗?

2016-09-17 10:30:21     作者:么咏仪      来源:雷锋网

汽车段子手点评互联网汽车现状。

日前,“创新改变世界”精英论坛在北京举办,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设计部总监邵景峰妙语连珠,针对当下互联网带来的社会现象和科技公司造车的问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一开始他介绍自己:“我是邵景峰,来自上汽集团,担任乘用车的总监,已经有5年。我们一直带领团队以一个有为青年的形象在整个设计圈进行打拼。”

突然话锋一转,自嘲:“忽然一夜之间我成了创新对立面的。我不再是一个很牛很高大上的汽车的设计师,转眼之间成为一个被颠覆的,一个淘汰行业的设计师,身上压力非常大啊。”

谈汽车共享:“我的梦想就是开上自己的小车奔跑在东北的土地上屁颠屁颠的”

邵景峰说,此前看过一个朋友的一句话“再过10年买一辆车就像买一匹马一样奇怪。”

他表示,共享出行可能只适用于城市,并且与城市的规模效应为基础。土地不是自己的、房产不是自己的、汽车也不是自己的,但是人们的诉求还在。他说:“我就想开上自己的小车奔跑在东北的土地上屁颠屁颠的啊,这是我的梦想!我不想跟别人分享,这个观点并不会因为共享经济来了就发生变化,这就是人的诉求。”

有很多人担忧在共享时代下汽车是否还需要造型设计师?邵景峰表示肯定。

即便是共享的话,汽车不是自己的,那么没人再关心车的造型、没人关心它的曲面、没人关心它是否性感、没人关心它是否充满激情,只需要它的功能,这也需要车企的投入。

汽车设计从它“怎么美”变成“怎么用”,要更贴近人的需求。更重要的是HMI(人机界面)的应用,和传统汽车、智能汽车、共享汽车的连接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方面也需要车企有很大的投入。

谈互联网:“我想问,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吃个饭?”

邵景峰先举了几个例子:有人设计一个杯子,倒水的时候可以告诉你不同时段的温度;有人设计手机App,可以告诉你家里冰箱剩几颗鸡蛋;有人设计智能餐叉,吃饭吃快的话它会振动?

“我想问,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吃个饭?”

他表示,现在的工业设计师解决的都是“痒点”的问题而不是“痛点”,他不允许他的团队做这种事情,而是要做真正解决生产力的事。他们要创新、要向生产力进军,创新要改变世界,而不是给世界挠挠痒痒。

他介绍了在农村用电动车解决交通工具的问题,解决购物、载货的问题,这样的出发点就是邵景峰所看好的。如果现在只做传统汽车只会被时代抛弃,他们必须要把他们的作品和互联网结合,同时还要真正解决痛点。

谈无人驾驶:“能走到什么地方?先做,少说。”

轰轰烈烈的互联网造车运动告诉我们无人驾驶的时代已经来临,这是一件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

其实2004年在电影中就有无人驾驶的镜头,车企这么多年一直在进行大量探索,但是为什么没有玩下去。其实在娱乐导航、车载系统、整车智能、包括更关键的车车通讯都没问题,但是下一步车路通讯(智能城市交通系统)就需要国家政府的投入了,没有投入就没有自动驾驶的下一段。

邵景峰说:“从技术上讲,无人驾驶已经没有任何障碍,问题主要是难于上路。上路之后还要面临中国式的过马路和碰瓷儿,这些都无法用测试手段解决。无法解决法律就不批准上路,不批准上路这些赋予车的功能就不应该叫做无人驾驶。”

他表示,无人驾驶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资本故事,但绝不能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误导。

这主要基于互联网思维与车企思维两大思维的碰撞。互联网思维允许拿不完美的产品投放市场,拿客户进行测试。但车企新车上市至少跑一百万公里,无人驾驶的传感器常年测试要跑一亿公里以上,是要巨大的投入才能有结果的产生,否则就是拿人命开玩笑。

车企反过来被认为是保守和落后实属委屈。

传统车企并不反对无人驾驶,上汽就在上海嘉定区建立首个国家智能网联汽车试点示范区,占地90万平方公里,72个足球场大,3年内将形成近百个测试试验场景。他说:“关于碰瓷儿还是无法测试出来的,所以还要建立更复杂的条件,我们还是作为一个基础科学不断地往前研究,至于走到什么地方,先做!少说!”

谈造车:“当你开到200公里以上时,世界观都变了”

在做车的设计时根本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邵景峰此前在德国大众工作13年,他介绍:德国高速不限速,当你开到200公里以上时,世界观都变了。所以,手没有离开方向盘的时候车内没有碎片化的时间,只有生死之间,出发点就是安全。

比如有些车厂会在车机做一个大屏幕,但是在大暴雨时车突然产生了雾气,如何迅速找菜单除雾?生死之间怎么要求我们条件反射能一下按到正确的按键?

到底做车是应该开一个资本的玩笑还是做一个扎实的产品是至关重要的。

邵景峰说:“跟大品牌相比我们很年轻,跟外国车企作战时必须把基础做扎实,跟互联网企业作战时必须把基盘打牢固。我们相信未来,但是不要过度消费未来,这是我们坚持的观点。我们明明知道可以改变世界,但是要采用正确的方法。”

互联网车企让他想到了煤老板的思维“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拿着钱到北京车展砸,车、人、技术都被买走。他反思真的什么都可以买走吗?

汽车有百年历史,是一个非常具有科技含量的产品,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创新能力的产品,不是人们所想象的江河日下的一个产品。

谈互联网汽车:“别动不动就说颠覆,你把谁干死那么开心的吗?”

奥迪有ASF(全铝合金车身框架)和MSF(复合材质车体结构技术);宝马的碳纤维工艺十年前开始布局;奔驰的风阻科技独步全球,花钱买或者挖来一两个人技术就可以买到吗?

他说:“你的科技马上就掌握在你的手中根本不可能;你的技术马上可以颠覆谁是伪命题。所以未来汽车变成APP的外接设备、还是互联网变成汽车的ABS(指安全控制系统)尚难定论。”

他希望互联网和车企更多的是合作大于竞争。他说:“我们倡导优势互补,别动不动就说颠覆,你把谁干死那么开心的吗?”

邵景峰表达了他的愿景:倡导一种合作的文化,一种面向未来、共同改变世界的文化,而不是靠一己之力来改变。同时他也倡导全球化的到来,西方的强者和东方的智者进行一个完美的结合,共同改变世界。

最后他用一个比喻结束他的演讲:“上汽把自己看作鸡蛋一样,从外部打破一定是别人的食物,而从内部打破,这将是一个新的生命。”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