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22岁的盲人苹果女工程师,如何改变全世界的用户体验?

2016-09-09 10:33:06     作者:管策      来源:雷锋网

“盲眼不代表你,它只是你身体的一种特质。它不能决定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不能决定你可以在生活中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Vicky Leta / mashable

苹果工程师 Jordyn Castor 从来都是一个超越极限的人。

Jordyn Castor 是 15 周早产儿,出生时体重只有不到 1.9 千克。当时她只有成人巴掌大,戒指都能穿过她的胳膊儿到肩膀那里。医生们认为她的存活希望很渺茫。

这是 Castor 第一次遭遇到人生困境,也是她第一次突破极限。

现在 Castor 已经 22 岁了,虽然由于早产的原因而致盲,但在成长的过程中,Castor 的父母鼓励她打破人们对于残疾人的一般认识,激励她变得富有冒险精神、实干精神和好奇心。

正是这一精神让她接触了技术,当然也少不了她父母在她读二年级时买回家的台式机,还是老师在学校时鼓励她使用的计算机。

大人们总是会给 Castor 电子设备,让她自行钻研,再展示给他们看该如何使用。而她也总能做到。

Castor 说道:“我当时意识到,我可以通过编程让计算机完成我想要它完成的工作,并改变世界,让残疾人能更好地生活。”Castor 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增强 VoiceOver 等功能,让苹果设备的盲人用户能更好地使用。

“我可以让盲人用户更方便地使用技术。”

在苹果的创新中融入个人理念

工作场所中有一个经常被忽略的“多元化”之处:需要考虑残疾人的观点。

苹果在可访问性上创新的关键是,持续关注盲人和低视力人群的需求。Castor 就是此举可以壮大一个公司的明证。

在 2015 年明尼阿波里斯市的一场招聘会上,当时身为密歇根州立大学学生的 Castor 被首次推介给苹果,那时她感觉很紧张。

Castor 回想道:“除非尝试,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结果如何。除非和他们谈,否则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于是我就去了。”

Castor 跟苹果的招聘人员谈了自己在 17 岁生日时,收到 iPad 作为生日礼物时的惊喜之情。iPad 可以即时使用的可访问性功能,让她对技术的热情又上了一个台阶。

“打开 iPad 就可以使用可访问性功能,iPad 上的一切都工作正常。我从未有过这种可访问性体验。”

苹果负责全球可访问性政策和活动的高管 Sarah Herrlinger 表示,苹果在实现可访问性上的重要举措是,让包容性功能标准化而非专有化。这不仅能让更多用户使用这些技术,还能降低成本,从两方面提高可访问性。

Herrlinger 说道:“不管你是否需要,这些功能都在你的苹果设备中。由于是内置功能,用户使用它们也无需付费。在以往,盲人和视障人士要使用某种技术,都需要购买额外的东西或做额外的事情。”

在 2015 年的那场招聘会上,Castor 对于可访问性和苹果的热情显而易见。她很快得到了苹果的聘用,让她做专注于 VoiceOver 可访问性的实习生。

在实习期快要结束时,Castor 作为工程师所具备的技能以及她对技术可访问性的倡导,让她成为苹果不愿放弃的人才。苹果聘用她作为可访问性设计和质量团队的工程师,而在 Castor 看来,这个团队“富有激情”且“十分专注”。

“我能直接影响盲人的生活,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在创新时就考虑盲人用户

苹果的价值观之一“包容激发创新”,就包括了要提高所有用户的可访问性。

Herrlinger 表示,苹果热爱自己制造的东西,也想让所有人都能用上苹果设备。在她看来,在可访问性上的创新已经铭刻在苹果公司的基因中。“可访问性的需求永远都在,它不是一次做完就能满足的需求。”

盲人社区也没有忽视苹果在可访问性上的努力。在今年 7 月 4 日,苹果获得了美国盲人协会颁发的罗伯特·布雷奖(Robert S. Bray Award),以表彰苹果在提高可访问性上取得的进步和持续为盲人提供包容性的创新。

比如,苹果的第一款触摸屏设备就支持 VoiceOver,让盲人用户也可以使用。苹果最近的创新还包括将于今年秋天推出的 Mac 版 Siri,为低视力用户提供的放大镜功能等。苹果一直在践行着提高盲人和低视力人士使用体验的承诺。

Herrlinger 说道:“我们的这些创新与众不同,技术社区一般不会做这种事情。”

很多时候,这种创新的成功与否都取决于社区的反馈,而像 Castor 这样的员工能提供使用某一技术的第一手体验。

最近一项由社区驱动的创新发生在苹果手表上。Herrlinger 解释称,在一次会议上,有个人可以很轻松地低下头看手表,而盲人只能通过 VoiceOver 才能知道时间。

在意识到这一问题后,苹果推出了一项通过振动来报时的功能。这一功能已经加入了几天后就会推出的 watchOS 3 中。

当高科技遇上老技术

Castor 认为自己(以及职业生涯)的成功取决于两件事情:新技术和布莱叶盲文。很多人(哪怕是一些盲人和视障人士)对此都会觉得奇怪。人们通常认为布莱叶盲文和新技术是对立的,新技术的渗透率越高,学习布莱叶盲文的人也就越少。

但很多活动家认为,认识布莱叶盲文是盲人获得工作和稳定生活的关键。有超过 70% 的盲人没有工作,而在有工作的盲人中,有近 80% 的人认识布莱叶盲文。

对于 Castor 来说,布莱叶盲文是她在苹果从事创新工作所不可或缺的工具。她坚信技术只是布莱叶盲文的补充,而不是替代品。

她说道:“我每写一段代码,就要在布莱叶盲文显示屏上触摸代码,这样我就能知道那段代码写得大概怎么样了。”

在写代码时,Castor 综合使用了数字布莱叶盲文和字母布莱叶盲文。Castor 表示,即便现在技术在她的生活里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她仍然更喜欢读布莱叶盲文版的会议日程。“通过布莱叶盲文,我可以看到语法、标点、拼写和排列顺序。”

苹果创造的技术也支持她对布莱叶盲文的喜爱,苹果设备支持多种盲用工具如布莱叶盲文显示屏,这些工具可以帮助 Castor 写代码和交流。但 Castor 也经常用 VoiceOver 在屏幕中导航和阅读屏幕内容。

在苹果看来,这种可访问性上的自由选择很有必要。苹果可访问性价值观的关键之处就在于,用户可以凭自己的喜好选择多种工具。

回馈社区

上周,Castor 参加了美国盲人联合会的一次会议,并发表了演讲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她表示道,苹果公司对于盲人社区的影响非常明显,从踏入会场那一刻开始她对此就深有体会,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用 VoiceOver。

Castor 最近开始运用自己的能力和在苹果取得的经验来回馈社区,她对于培养下一代工程师尤其感兴趣。

她推动了苹果在即将推出的 Swift 儿童编程游乐场程序中实现可访问性。她参与开发了这一程序的可访问性功能,而盲童们期盼这一工具已经很久了。

Castor 说道:“很多盲童的家长都在 Facebook 上问我‘我的孩子非常想学编程,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学习编程吗?’现在,我可以说‘有啊,用 Swift 儿童编程游乐场就可以学习编程。’”

Castor 非常喜欢参与开发 Swift 儿童编程游乐场的可访问性功能,这让她感觉很强大,而且团队也非常重视她作为盲人用户的 VoiceOver 体验。

在 Castor 看来,Swift 儿童编程游乐场基于任务的互动编程体验会对孩子产生重大影响。这就像大人手把手教育孩子技术是什么样,以及为什么是这样运作的一样。

在谈到 Swift 儿童编程游乐场时,Castor 说道:“孩子们可以通过它深入代码。他们可以立刻上手,无需任何修改,只要打开 VoiceOver 就能开始编程。”

作为一个总是被鼓励挑战人们期望值的人,Castor 有一句话想对下一代盲人程序员们说:

“盲眼不代表你,它只是你身体的一种特质。它不能决定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不能决定你可以在生活中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via mashable

推荐阅读:

女性的代码写得比男性更好,然而在GitHub上,性别是不能说的秘密

21岁的她,如何用维基词条和直男癌患者们死磕四年?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