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不可摧的天才:马克·扎克伯格

2016-09-06 10:32:46     作者:覃超      来源:雷锋网

“如果顶尖的科学家背后能有一个世界级的工程师团队,我绝对相信我们可以通过建立一些工具打开更多新世界的大门。”

雷锋网按:本文由彭靖、覃超翻译和整理。覃超,前Facebook软件工程师,现为FREES资本技术合伙人。

这篇文章是小魔王在外媒 PopSci 上看到,发现确实写得很好,于是翻译之。原文地址:The Unbreakable Genius Of Mark Zuckerberg。

In just 12 years, the Facebook founder built an empire of 1.71 billion followers.
His next goal: to friend the rest of humanity.

Virtuality Reality(虚拟现实)

在 Mark Zuckerberg(扎克伯格)的办公大厅下,有一个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工作室。据说一些国家政要的和外国元首曾经一度迷失在这里的反重力乒乓球或者虚拟射击的体验游戏里。至于来过多少人,来了多少次,扎克伯格似乎记不太清楚,或者实际上出于外交礼节他不便透露。尽管如此他还是分享了某位政要的一段轶事: “他在试用VR设备的时候,根本停不下来” 扎克伯格说: “他的助手在一旁不停地催他:'总理先生,您必须离开了......我们已经比航班预定时间晚了两个小时。’” 这正是扎克伯格——这位32岁,永远一身牛仔裤加T恤的Facebook创始人兼CEO——希望那些Oculus使用者该有的反应。

但Oculus有的远远不只反重力乒乓球,扎克伯格的目标是将来让它取代我们的笔记本电脑、智能电话、电视机,墙上的画, 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零距离的与朋友的交流。从此,我们再也无需携带一大堆电子产品,仅需轻扫电子邮件,在虚拟视图里选定喜爱的节目就可以开始享受了。我们在虚拟现实里将不只是看电影和玩游戏,还会彼此互动。

在他看来,只要短短10年,“虚拟现实将成为一个主流的计算平台。”正如我们如今所看到智能手机里应用程序爆发式增长,其周围还将建立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戴上它你可以穿越到任何空间,” 他说:“比如我想下象棋, 那么我们就可以带着棋盘去任何地方下棋,甚至去火星”。

扎克伯格的野心可不是一个棋盘,或者建立一个虚拟的火星,虽然这也是其中一部分。他的野心是连通整个地球。正因为如此,Facebook在2014年豪掷20亿收购了Oculus公司,当时所有人都认为Oculus头套只是用于游戏,他却把它看作是连通世界各地虚拟社交的一种方式。也因为如此,他正努力致力于通过无人机或者激光将互联网带给世界上那些数以亿计还未连通它的人们。为了追求连通人类与科技的宏大远景,他甚至捐出了他的全副身家(他99%的Facebook股份,价值约450亿美金)给以他和他妻子命名的“陈·扎克伯格基金”,目标是“为了下个世代的所有孩子提升人类潜力与促进平等”。他的一部分计划包括改善教育,让科学家与人工智能工程师联手,去攻克全世界最棘手的疑难杂症。

可以打包票的说,在诸多领域,没人能在连通性这个独特的视角比他做得更多。“我从未低估他”Facebook的风险投资人 Ben Horowitz 说。” 他相当有决心和毅力,失败了就再尝试,他是一个天才而且有很多资源。如果连他都不能引领科技潮流,那没人能够。


Oculus' 设计小组在Facebook总部测试器硬件

两年前当扎克伯格一意孤行要 Facebook 买下 Oculus(30亿美金)的时候,硅谷几乎没人看好。“大家都纷纷挠头感到不解:‘VR真的能够繁荣昌盛? 就算有,为什么是Facebook去做呢?’” 言下之意是 Facebook 应该专注于自己的社交业务。Facebook CTO shrep 谈到当时Facebook进军硬件领域的策略:“当时Oculus连必需的手柄和使人感到身临其境的头部跟踪器都没有。‘那更像是一场产品概念的演示。’

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科技领域取得了很多重大进展:研发出了更高质量高密度像素的LED屏幕、速度更快的处理器和更好的传感器。与此同时,其他科技大佬也紧跟着扎克伯格的脚步:谷歌投资了Magic Leap,一个增强现实平台(它还推出了$ 15美元平价纸质版,可以让用户在智能手机上体验VR)微软公布了其HoloLens计划(也是增强现实)。苹果据说在开发自己的耳机。

扎克伯格所倡导和努力创造的实际上是一场我们与身边科技之间关系的彻底反思。“让我觉得太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已经身处2016年, 而决定我们与电脑和手机之间关系的依旧是那些程序而不是人本身”他说:“这让我觉得反常和过分依赖科技了”而他的目标是帮助下一代打造出新的计算平台,其中“人和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基本要素。”

他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虚拟和现实的无缝链接: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或者称为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 它并不像虚拟现实那样营造出一个完全虚拟的社区,而是基于现实世界,当你需要某样东西某个人的时候,他们便可招之则来。“看看你的周围”他在一间空荡的会议室里一边比划一边说“有多少东西是非实体不可的?”并没有多少,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墙上的电视屏幕都不一定要真实存在。“与其花好几百美元买实物,不如在应用程序商店里花一美金买下它们的应用程序,之后你就可以随时随地使用了” 他说。

扎克伯克认为虚拟世界的社交应用(比如穿越到世界各地参加讲座,或者在国外街头做360度的现场直播)还降低我们的孤独感。与大脑空空对着电视节目暴饮暴食相反,扎克伯格认为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更愿意与AR和VR来一场脑力交锋。 “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一个人不去跟现实生活中的人类打交道而是选择在虚拟现实中跟他们互动不是很奇怪吗?’我个人认为这种观点其实是没有弄清楚虚拟现实的关键点:VR 所取代的其实是我们在生活中让我们处于一些比较被动的情形,比如电视。 当你在做决定时候你希望能与人交流有一些私人的体验,VR就是这种想法的自然延伸”扎克伯格同时透露他的团队正在研究VR对人类的心里影响。在扎克伯格增强现实的愿景中,我们都会变的更社会化而不是更孤立。

Internet.org(Facebook的免费上网服务)

扎克伯格一直致力于连通全世界。扎克伯格认为互联网拥有能帮人摆脱贫困和提升教育的力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以连通作为他3500亿美金帝国的基石。正如 Ben Horowitz 所说的“马克肩负着比他自身还要重大的使命,在没有实现之前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在Facebook内部,有着大量的资源去完成那些看起来复杂的任务比如语言自动翻译,目的是为了人类最终能无障碍的交流沟通。

虽然在印度遭受了挫折,他依然有十足的把握证明那些反对者是错的,“印度有10亿人还没有用上互联网,真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扎克伯格说。如今,Facebook的免费上网服务 Internet.org 计划已经推广到42个国家,让250万人第一次体验了互联网。

扎克伯格把那些尚未连通的世界划分为三类: 

  • 10亿人上不起网;

  • 10亿人没有WI-FI上不了网;

  • 还有20亿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上网。

小魔王注:虽然各位看身边的人几乎人人都有网络,甚至人人都有智能手机,但是基于 Internet World Stats 上的全球互联网用户统计数据显示:全球仍然有50%的人没有条件试用互联网:

(从上图可看到:截止2016年6月30,全球总共有36亿的互联网用户,占总人口的50%左右)

对于那上不起网的10亿人,Facebook 正在计划推出一些廉价的基础设施旨在削减通信公司的成本。今年七月,Facebook的推出一个新的硬件产品用于改善农村地区的网络连接状况:OpenCellular,一个只有鞋盒大小的发射器,你可以把它连接到任何基础设施上,为周围居民提供无线网络——包括传统的2G手机网络,速度更快的LTE蜂窝网络,以及较小Wi-Fi网络,他还可以同时支持6公里以内的1500人。Facebook计划开源这个设备的设计,任由大家分享。

对于那些偏远地区没法上网的人,Facebook 正计划通过无人机从空中推送信号。这款名为Aquila的无人机是由太阳能面板供电的,理论上一次可以飞行至多3个月时间,速度达到每小时120公里;虽然翼展接近波音737飞机,但重量仅有453公斤;开启巡航模式,耗电仅为5000瓦,功耗仅仅相当于三个头发吹风机或者一台微波炉。按照设计规划,这架无人机可以在18000米的高空飞行,通过激光和毫米波技术,为那些传统网络设备无法抵达的偏远地区推送互联网,网络覆盖半径为96公里。

(无人机的机翼)

至于那剩下20亿还不知道互联网为何物的人其实是最难连通的。扎克伯格打了个比方“比如你从来都没用过互联网,突然有一天有人上门来问你‘你需要买那种流量包呢’”你的反应肯定是“啊?我为什么要买流量包?” 是啊,如果你从不发邮件你为什么要买流量?连通全人类的愿景是宏大的,然而实现的过程充满了政治的参与和文化的差异,从印度的反水就可见一斑。但是这个目标依然是是小扎关于互联网让世界更美好的信念的核心。“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去连通世界上的所有人、并且给每一个人发声与分享的能力“他说”在这个一半多的人口都不上网的世界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然而一些人却在跃跃欲试。伊隆·马斯克和他的SpaceX公司通过互联网发射卫星,而谷歌,作为Facebook最激烈的竞争对手,也开发了无人机。那么为什么扎克伯格一定会成功呢?”我认为人人都可以成功“他很认真的说”但是我认为关键问题是’谁会最想要它成功呢?’” 扎克在今年透露 Facebook 也在尝试用卫星来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无线上网服务;但是最近几天 SpaceX 火箭的爆炸,导致这一计划现在进度缓慢。(后续有详细文章介绍)

关于医疗和教育

2015年,扎克伯格夫妇的女儿马克斯出生了。为此扎克伯格写了一封公开信,向女儿承诺在他的有生之年会捐出他们99%的财产支持教育改革和攻克疑难杂症。

扎克伯格一直关心教育。 早在2010年,他捐赠1亿美金给新泽西州纽瓦克的教育系统,然而那次捐赠牵扯到太多官僚主义和政治让他失望。这一次,他希望通过软件来进行教育改革。2014年1月,扎克伯格参观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阳谷县的一所公立学校,这是由一名软件工程师创立的特殊学校。教室布置得像一个创业公司,每个桌上都有一台电脑,学生之间没有任何隔离。 最吸引扎克伯格的是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教育。每个学生按照他或她自己的步伐来学习,遇到复杂的问题则组成一个小组组一起工作。扎克伯格跟创始人说想去见见建造的初始个性化教育平台的工程团队。创始人说“好的,我把你介绍给他”。让扎克伯格意外的是,这个所谓的“团队”其实就是她一个人,于是他同她做了笔交易:他会给她更多的工程师(截止今年年底从他自己麾下拨出30人),只要保证该个性化软件免费供其他学校使用,以连接教育工作者和传播知识。这个学年,大约120所学校将使用该个性化的教育软件。在未来十年,扎克伯格希望美国能有一半的学校都用上该软件。

对扎克伯格来说,教育可以看做是一个工程学问题,医学研究也是,万事万物都是。这就是陈扎克伯格倡议的核心:工程师可以渗入到任何领域

一位研究人员研究大脑的横截面了解神经通路,或者看癌细胞的生长,可能需要几年,甚至一辈子物理扫描和研究。但如果应用AI(及其排序指数比人类更快的信息的能力),则可以按数量级减少该时间。 “如果顶尖的科学家背后能有一个世界级的工程师团队,”扎克伯格说,“我绝对相信我们可以通过建立一些工具打开更多新世界的大门。”在他看来科学通过整合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总有一天能治愈杀死人类的疾病如癌症。 “我真想让全世界相信,到本世纪末我们一定能控制和治愈所有疾病。我相信我们能够做到。”

And no one has yet gone wrong betting with him.

--- END ---

附带小扎今年的个人目标:自己完成一个运用人工智能的虚拟助理。原型图如下:

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注:有兴趣可关注覃超的微信公号:覃超帝国兴亡史,知乎:覃超帝国兴亡史 - 跨越美利坚&技术精进之路。转载请联系授权并保留完整信息,不得修改文章。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