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兹堡市长William Peduto专访:我们是怎么让Uber自动驾驶汽车上路的?

2016-09-06 10:30:55     作者:SebastianYuan      来源:雷锋网

Uber计划在匹兹堡市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不仅方便了匹兹堡市市民,亦能重振匹兹堡市在全球经济市场中的地位

 匹兹堡市市长Bill Peduto称,批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匹兹堡市进行测试的原因之一是为了保证经济增长

就在上月,Uber发表了一份惊人的声明称,匹兹堡市的Uber客户可以预约其自动驾驶汽车。市长William Peduto指出,此次Uber测试不仅是一项便民之举,而且可重振匹兹堡市在全球经济市场中的地位。

Q: 匹兹堡市——全美首个拥有自动驾驶通勤车的城市。它是如何做到的?

A:Uber总裁 Travis Kalanick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筹划了。他原本计划在哈里斯堡市进行实验,但哈里斯堡市的法律法规不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而我和Travis Kalanick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提到了匹兹堡计划。“那是什么?”,我问。他说:“你知道曼哈顿计划吗?匹兹堡计划就是我们Uber的曼哈顿计划,我们打算在匹兹堡市搭建一个自动驾驶汽车中心。”他的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而从与他进一步对话中得知,Uber已在匹兹堡市设立总部,当年年底已有200余雇员,而现已涨至500余人。

Q: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

A:大概半年前,匹兹堡市与Uber就在市内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相关测试一事达成协定,政府各界与Uber一同合作,不断扩大实验规模,扩充实验设施。

Q:协定内容是什么?Uber是否会对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负责?

A:目前并未书就正式的纸面协定,但Uber必须遵循宾州州法,使用取得驾照的司机驾驶车辆。我们要求Uber与我市警察局交通部门进行协商,以保证市民人生安全,而测试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故,将由Uber承担所有责任。

Q:为何要挑选匹兹堡市作为实验城市?

A:匹兹堡市地势复杂多变,分布有多座桥梁,且气候变化明显。而正是这些因素使其成为了Uber的测试选地。匹兹堡市不大,不会因为一些行政程序而中断项目进程。且匹兹堡市拥有世界一流的机器人团队,卡耐基梅隆大学颁发了世界上首个机器人学博士学位。除此之外,匹兹堡市不但创新能力强,其生产制造能力更强。所有打造自动驾驶汽车需要进行的实验(如:车辆的网络安全)这里都可以完成。匹兹堡市拥有百年制造史,掌握着世界上的先进制造技术。

Q:Uber一直为匹兹堡市的司机们提供着就业机会。然而,其自动驾驶汽车研究又将使得匹兹堡市废弃司机这一行当。你介意吗?

 A:我们的问题不在于司机这一行当会不会消失,而是在于这一新的产业将在哪里诞生。有许多城市正在成长为新的工业中心。而匹兹堡市是唯一一个拥有自主学习能力交通信号灯的城市。自动驾驶汽车是世界科技发展的大趋势。飞机航班、货物运输都将自动化。这是一个在未来十年里足以永久改变人类出行、货物运输的产业,如果我们匹兹堡市不把握这次机会,我们就是在把行业领头人的位置让给其他城市。人类通行,特别是城市通行,正在朝着互联、电气化和自动化发展。这不再是趋势而是既定事实。

Q:虽然民众很沮丧,但Kalanick希望新的技术能取代所有Uber司机。

A:五年前还没有Uber,我们就曾希望能用先进技术来弥补司机短缺问题,而这便需要车载传感器与车辆自动化的相关设备。是什么是的Uber在这一产业中独竖一帜呢?与Google、沃尔沃不同的是,Uber是与自动化制造厂商合作,而一谈到制造,就是匹兹堡市的天下了。我们是制造专家。

在我人生的51年里,从未见过这座城市的繁荣昌盛,反倒经历过它的经济萧条。高中毕业时,匹兹堡市的失业率高达19%,高于美国大萧条时期(1929年~1939年)。我眼睁睁地看着家人们离开,朋友们离去。我替许多政治家工作过。竞选时,他们无一不宣称要如何如何重振经济,而同期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们喜欢卡内基梅隆大学的Dick Cyert,因为他发明了第一个机器人并建立了超级电脑中心。我们在痛苦与磨难中沉睡了三十年之久,终换得今日一夜成名,老旧的钢铁工厂定会被新工业而取代。曾经的钢铁之都又回来了!

Q:自动驾驶汽车是否会应用到公共交通系统中?

A:我们可以规划一个“最后一英里”项目。设想以下两种情况:假如一位老人住在公交站一英里外;或者患者搭公交就医,但公交站与医生办公室相距甚远。公共交通系统可以提供车辆负责接送这“最后一英里”。这是我们可以想到的,也可以实现的事情。我们需要建设一个能实现“最后一英里”的、健康的公共交通系统。

在过去的九个月里,我与这些科技公司一同工作,亲眼见证了这些技术的飞速发展。

Q:你坐过自动驾驶汽车吗?

A:Uber宣布提供接送回家服务的当天,其车辆中有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我恰巧坐在其中。车内司机手握方向盘,但并不控制油门刹车;副驾驶有专人查看连接车辆的电脑屏幕,当车辆无法识别某一物体的时候,车辆警示灯亮起,提示司机接管车辆。这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都没有留给我害怕的时间。而与之相比,我更害怕的是司机还是一名18岁的小孩子,而且他还在玩Pokémon Go。

Q:许多人对自动驾驶汽车心怀畏惧,有读者问我您有没有与Kalanick谈过这个问题?

A:我曾与Kalanick共进晚餐。一同就餐的有Google Maps的创始人和帮Twitter解决失利鲸的工程师。我问他们:“你们知不知道民众对无人驾驶汽车很担忧?在路上开车的时候,旁边停的车竟然没有司机是会引起他们焦虑的。”这种考虑没有意义。他们说,民众应该考虑的是基因工程一类的技术——怎么能肆意篡改DNA呢!说到这里,他们提到了韩国进行的动物克隆实验。而我事后调查了一下资料,确有韩国的一名医生进行了相关实验,引起了学界的广泛议论。

Q:听起来,他们好像实在回避这一问题。

A:你总可以从其他科技公司的总裁那里听到“让世界变得更好”一类的美词,而Kalanick却不会。我跟Kalanick说,Uber一定实行超越自由主义。Uber的工厂才是民众正确的方向,因为它是属于人民的。其他的科技公司虽然也是成功的,但它不属于人民。

这座城市是由像我祖父这样的人建立的,他们为钢铁工厂奉献了一生,造就了匹兹堡市的中产阶级。因此,当我们要发展Uber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时,民众的安全一定是首要考虑。

Via washingtonpost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