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il CTO邬宁:与汪峰一起做耳机是怎样的体验?

2016-09-01 10:31:58     作者:李津平      来源:雷锋网

“汪峰做耳机”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细数耳机品牌,为人熟知的几乎全是舶来品:Beats、Sennheiser、MONSTER、铁三角、AKG。不过认知不代表真实的市场,国产耳机用低价拿下了一定份额,利润有限,空间逼仄。

这就是Fiil诞生的背景。宏观地说,消费在升级。

去年8月,汪峰携Fiil耳机亮相。官方口径是:“Fiil的目标是做类似Beats的中国品牌,借鉴小米模式,定位轻奢,走高端路线,并涉足流媒体播放和音乐社交。”

今年七夕,Fiil发布了第二款主打产品Diva,同步启动了为期35天的京东众筹,41小时后众筹金额突破千万,在耳机品类中一骑绝尘。

汪峰向媒体透露,在过去的9个月,Fiil第一代销量达到7.5万台,年底将实现公司的收支平衡。若换算成单月出货量,CTO邬宁告诉雷锋网:“大约是1万台。

2014年深秋,在梅花创投吴世春、青山资本张野介绍下,邬宁第一次见到汪峰,并在北京三元桥一起吃了顿饭。饭桌上邬宁拿出几个在缤特力做的耳机给汪峰听,后者的主观感受得到了邬宁的认可。

至此,邬宁开始认真考虑“合伙”的事情。

此前,邬宁在缤特力主管研发,汪峰对他而言,仅仅“是活在电视里面的人”。当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问及为什么决定出来创业时,邬宁反问:“我今年38岁,你知道到了这个年纪的男人意味着什么吗?”停顿之后他继续说,“虽然我没有彭锦洲(Fiil CEO)有钱,但是我的钱也够花。人生到了这样的阶段,不冲刺一次会遗憾。”

进入Fiil后,邬宁着手组建团队,他希望来人能即刻上手,不需要培训,但招人的难度显然更高,“期权和股权未必能满足一个不想‘奔波’的人”。在那期间,有几个人拒绝了他的邀请,也有见一面就答应了的。最终还是几个缤特力的老同事决定到邬宁手下继续担任主力。

在邬宁眼中,靠谱是一种比热血更重要的品质。因此,与很多创业公司不同的是,Fiil团队的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创业公司标配的快节奏和加班在这里没有土壤。

至于老板,不出意外的话,汪峰应该是邬宁的职业生涯中档期最满的。因此,他在Fiil的工作模式变成了,把方案写好,然后飞到汪峰的所在地进行讨论并决策,频率大约为一月一次。

网友们最初知道汪峰做耳机时,把Fiil黑得特别惨,那段时间研发团队很郁闷,因为廉价的攻击几乎无视他们的存在,以为汪峰一个人在做耳机。

这种状况邬宁始料未及。不过一分为二地看,邬宁明白,如果没有汪峰的自带光环,可能至今都没人知道Fiil。这是阶段性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

如今,“汪峰做耳机”已经成了一种常态,人们不会再为此感到诧异。从而,对邬宁来说,如何将Fiil与汪峰之间的等号去掉,是他的职责所在。

去年3月成立公司之后,Fiil就配合“中国好声音”档期,用5个月时间发布了第一款产品,邬宁自嘲:“当时真的是感觉身体被掏空,你很难理解一群年纪大的人熬夜会有多少后遗症。”随后,Fiil举办了一次盲听会,那些黑转粉的发烧友让邬宁很欣慰,至少证明了他们没有用品质换时间。

过去一年他们与时间赛跑,如今阶段性的终点依稀可见了: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单月先卖到10000台。

后记

Fiil的苏州实验室位于东部科技园,这里主要承担了Fiil的硬件研发工作。这个组建了一年多的声学团队在研发室里放了“两组头戴设备关于人耳佩戴舒适度以及头梁承压和高度比例的模具”、一间专业的消声室、一个专门负责通讯模块测试的独立测试室、测量静电等细节指标系统、一套专业的公司产品操作设计以及评估流程。

采访结束后,CTO邬宁开着老版速腾1.6自动档,在停车场里迷了路。过程中他始终谦和,有问必答。他告诉雷锋网,中国品牌对于耳机市场就是“烂”的代名词,我们想“教育”一下这个市场。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