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野自述(中):那一年,我们想收购Segway

2016-08-24 10:32:52     作者:六爷      来源:雷锋网

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常态。

编者按:王野不断强调,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常态。在 Ninebot 拿到那笔“巨款”之前,每一步都是踩着钢丝走过来的。

口述 | 王野

采访、整理 | 六爷

(Ninebot 高层)

老高(高禄峰)也是学机械的,是我师兄,我们在2003年的时候还一起做过一个创业项目。

那时候我读大四,不用考研,特别闲,他刚毕业,创业状态。我们一起搞了一个叫智能玩具的项目。这个产品当时卖了2000多台,后来品控出了问题,制造出了问题,资金链也出了问题。那时候它太超前了,程序体验也确实不好,很糟糕。这个公司从开始到最后一年多。

我跟老高在2009年下半年的时候说,好久没联系了,见个面吧。当时他刚结束团购的项目,算连续创业者,一直在互联网圈里面拼,一直在找机会。

刚好他也知道平衡车,感觉这个事挺靠谱,我们俩就一块跑到三亚去体验了一把。 其实在体验之前,我们的样机已经做出来了。

当时我们买了一辆四轮的老人代步车,把后面给锯掉,装了自己的控制板。因为程序、控制板这些都是现成的,都是我们从机器人上面扒下来的东西,陀螺仪传感器、姿态检测单元、电机驱动板,也都是现成的,我们把飞线搭一搭,两天就搭出来了。

说到底,我们也是觉得这个东西很好玩,但太贵了,要七八万。八万块钱那就不是玩具了,是奢侈品,我们要把它做得更便宜、更轻、更小。

后来我跟朋友借了一台 Segway,给身边所有人去玩,玩过的人都觉得,这个东西太帅了,但一问价钱都吓到了。

那时候公司在知春路,希格玛大厦那边。我们在公司门口玩车,好多人经过就三句话,这东西怎么不倒啊,挺好玩的,我能试试吗。试完之后,多少钱,他知道8万块钱之后,我操。就走了。

2010年开始,我们全部投入进来。当时我从博创那边调了四个人过来,其中包括中元(陈中元)、张辉,还有沈涛,这三个现在都是我们合伙人,还有一个大飞(谢飞),现在是我们国际部的副总监。

老高2011年的时候也已经把Ninebot成立起来了,叫鼎力联合,但是成立起来之前,其实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在找天使投资。

因为我们很清楚,这300万只能够把机器做出来,不够运作,老高就另外拿了200万投资,所以我们整个天使加起来其实是500万,但投在两个不同的公司。

当时我的目标非常清晰,就是做到一万块钱以内,普通人都买得起。其实还是太乐观了,一万块钱也不是大部分人能买得起的。

我们分析了平衡车的构造,初步测算觉得有机会把成本做到8000。后来就判断这是有问题的,成本8000的话,你不能卖1万,还要考虑到经销商,驻店,招人,交税,还要去做宣传。

第一代产品(风行者)的研发做了两年半,时间挺长,今天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在当时困扰我很久,按今天的标准来看,那个机器还谈不上成熟的产品,更像是一个虽然具有很高的性能和操控性,但不够符合量产成本和工艺目标的工程机状态。

我们第一批做了60台,第二批做了200台全部都定光了。那时候我们卖36800和39800元,成本过了15000元,由于卖得不多,运营成本加起来27000元以上,还有渠道开店和销售成本。

其实对初创企业来讲,流水是很重要的事情,意味着有人为你的价值买单,你再去优化价值链是有机会的。有毛利的就OK,没有毛利就完蛋了,有毛利没有净利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时我们很省钱,整个模具费用花了不到200万人民币。按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五百万到六百万,当时其实做了很多牺牲。

比如说模具开出来不用精加工就直接使用,这是有可能的,但是当时我们选择开一个毛坯模具,毛坯拿到产品之后,还要做大量的精加工,就是模具便宜了,后期贵。

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在模具上省钱、在量产上多花钱。设计上面很多精细的东西也不敢用。就是怕投入太大,研发费太高了,我承受不了。

那是最困难的阶段,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完成了“大九”的设计,我们很需要钱把它做出来。而且当时很清楚,我们完全有能力把它成本再降一半,做出来我们把它价格再降一半,性能还很好,很漂亮。

但是我们没有足够多的钱去做,那个时候平衡车根本就没人知道,没有人看好这个生意。所以我觉得需要一份成绩。

从2012年5月份到2013年5月份我们已经有一个完整的财务年度数据。还不错,我们第一年做了差不多两三千万的流水。

中路投我们的是Pre-A,那时候第一代产品已经卖了1000万的业绩,最后中路投了1200万,另外找新天使投了400万。1600万钱进来之后,我们才把这两个团队从法律上整合到一起,之前都是一起在做事,有实无名。

那是我们这几年最开心的事情,因为我们知道close那个交易,我们就一定能干成一件成功的事情。当天兄弟们就出去撸串了,所有人都喝了两杯酒。

平衡车非常小众。2013年,易步做得最大,据说销售额已经上亿了。其实我们差不多同时起步,但我们做得慢。易步一开始选择的方向是小车,我们一开始做的就是高性能大车。

当时其实没有想那么多,主要是觉得小车不好玩,做出来只能当一个代步工具,而我们想做的是一个酷炫,有力量感,有发动机的轰鸣声,有齿轮,有机械感觉的东西。

那个时候我们的办公室在望京,研发的人大多在天通苑一个民宅里,那个民宅七千块租金,三百平米,两层楼,我们把地下室全部改造成了实验室,就是希望做一个能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好车。

其实现在看起来,这是暗合一定道理的。

从商业逻辑来看,如果说特斯拉一开始先做北汽E150级别这样的车,它不会有那么大名气,就算他做成了,他也就是在加州一个小汽车厂而已,他不会占据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也无法成为电动车逆袭这么一个点子的来源。

Ninebot前一两年就是做高端平衡车的代表。我们在2013年11月发的大九,那个算奠定江湖地位的产品。市场上没有比它性能更好的,除了可靠性可能不如Segway之外,扭矩和操控响应方面甚至比它更强。

那也是团队最充满期待的时候,以前没有钱,很多想做的做不了,现在有了1600万这笔巨款,我们做了很多冒险,但是这些冒险最后都扛下来了。大九发布后的反响也非常好,我们内部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吹牛逼说,哪天就把Segway收购了。


拓展阅读:

王野自述(上):从阿西莫夫到Ninebot

王野自述(下):让每个人用过我们一个轮子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