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andMe的闷声发财记:原本爱理不理的研究团队也开始跪求数据了

2016-08-24 10:32:14     作者:刘家欣      来源:雷锋网

以前对它爱理不理,今天简直高攀不起。

编者按:从创建之初,23andMe就设立了两组不同的业务线:一是面向对个人消费者销售其基因服务,二是将消费者基因数据汇总销售给制药或生物科技公司。从一开始,23andMe这种“两头赚钱”的方式引起了业界的担忧,但从最近的调查看,23andMe似乎进入了良性循环。

经过数十年的研究,辉瑞公司以及麻省总医院(MGH)的研究者们透露,他们已经在本月初确定了与抑郁症相关的几个遗传标记。这是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庞大的一次,总共动用超过 12 万人的基因数据。

今年二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论证了基因对一个人是夜猫子还是晨型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而在四月发表的另一篇论文中,也在孟德尔遗传病的复原性方面探索了基因的作用。

上述的这些研究,其数据全部来源于一家名为 23andMe 的公司,这家公司拥有谷歌背景,是一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基因研究公司,通过为消费者进行基因分析赚钱。2013 年因为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叫停个人基因分析业务之后,23andMe 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经过两年的整改,他们重启业务,并悄然用各种手段收集了超过一百万人的基因数据。

只要花 199 美元,每个人都能进行基因分析,并收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基因报告。经过用户同意后,用户的基因将会被存储到基因数据库里,供研究人员使用。23andMe 宣称,大约有 80% 的用户同意了上述行为。

23andMe 现阶段的技术团队缺乏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过论文的老教授,所以他们选择与顶级大学合作,将数据库开放给大学的研究室,研究人员不仅能得到一份份详细的基因报告,而且还能得到用户在网上填写的“表现型”报告(即外貌,体重等体征)。 这对于研究人员来说,是一笔无价的珍宝。

23andMe 是目前越来越多对于研究者友好的商业公司之一,尽管在基因研究行业,他们可能是唯一一家。像斯坦福大学医院以及杜克大学医院这样的大型学术型医院,目前都在使用苹果提供的 ResearchKit 提取通过 iPhone 收集的信息。而著名可穿戴设备厂商 Fitbit 也在这个领域有所着力:他们通过智能手环及智能手表收集的用户步行信息及心率,正被广泛地用于健康研究。

传统的临床试验需要筹集一笔不小的资金,招募一批愿意提供基因组的志愿者,然后让他们上网填写个人信息。这样做的一方面成本高昂,另一方面也很难得到大量的样本数据。然而, 23andMe 已经拥有了 120 万份完整数据,包括已经测序的基因组及用户资料,这些数据可以通过手机随时随地查到。

尽管这个庞大的数据库对于研究人员来说大有裨益,但有些人对此并不报以十分的信任。毕竟不是所有人被问到关于个人隐私问题时都会如实回答。

“对于一些严肃的学者来说,当预算充足时,总是倾向于使用更昂贵,同时也更严谨专业的工具”。医疗创业公司 ProofPilot 的 CEO Matthew Amsden 说。

“在历史上,业界的商业公司曾与高校研究人员有过不愉快的合作,彼此之间充满了不信任感,但目前情况正在慢慢好转”。伦敦大学的健康数据研究院 Maxine Mackintosh 补充说。

23andMe 研究总监  Joyce Tung 也承认,说服教授们与他们进行密切合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他们的用户已经累计回答了 3.5 亿个调查问题,对于学术大牛们还是没能产生足够的吸引力。但情况在逐渐好转,“学者们主要担心的是这些调查数据的真实性不佳”。她说,但公司已经在利用各种方法努力提高数据的真实性。

最近,对于一种自身免疫性腹腔疾病的研究,即食用麸质食物是否引起小肠损伤的实验中,参与实验的人大量反应他们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疾病。而这种现象颇为反常。Tung 并没有停止实验,而是如实记录下这些情况,在之后他又添加了另一个问题:“你们被确诊患有小肠损伤时,是否进行了肠道组织切片检查呢?” 结果,回答是的人回到了正常水平。

Tung 说,他们现在的研究报告远远跟不上学术需求。 23andMe 在 2013 年秋天收到学术界 25 份申请报告,而在 2014 年就达到了 45 份。最近两年的数据公司并没有向公众披露,但公司的发言人透露,两周前的关于抑郁症的研究,就有超过 20 个高校团队申请使用研究数据。

这家公司一年开两次会议,审查高校团队的申请就是在会议期间进行的。申请团队往往会对资料的详尽程度表示惊讶,比如遗传与饮食偏好的调查报告都涵盖其中。

公司还与临床试验评审及管理委员会(IRB)展开合作,以确定进行任何研究可能带来的风险,并确保参与研究的志愿者拥有足够的知情权。

目前,整个基因数据库已经非常庞大,不仅仅包括白种人及欧洲人,毕竟这两种人并不能代表全球的所有种族。“我们这里可以采用全基因组的全球关联分析”。Tung 说,“这是一项很重要的进步,比如对于镰刀贫血症,各个种群间表现出极大的差异,没有足够多样化的样本很难得出正确结论”。

23andMe 目前还在进行关于药物对于不同患者影响的研究,这种研究属于药理学的范畴。要得出普世性的结论,研究人员所需要的样本数量往往需要上百万之多。因为即使过敏性反应发生的几率只有极小的百分比,应用到数亿人身上的绝对数字依然不小。理想情况下,对于族群,性别对结果的影响都要做单独的研究。

尽管在做消费者基因测序服务时,23andMe 就赚了一笔钱,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arma)又会花大价钱买下这些信息以做研究。个人的基因测序从一开始的 99 美元上涨到 199 美元以后,公司的收入有所上涨,而以后与辉瑞及基因泰克等公司的商业合作,又将使其收入大幅上涨。

由于 23andMe 这样用一份数据多次赚钱,引起了部分参与者的不满。有些人提出,应该把收入部分分享给提供数据的用户们。

Tung 说,他们曾经考虑过这种政策,以期激励用户更加积极地提供数据。但他认为,目前这样做,将面临一些伦理上的问题,“你可以想象这么做以后,基因测序的志愿者将普遍集中于低收入水平阶层”。我们会尽量把各种伦理及用户需要考虑在内。

via fastcompany

推荐阅读:

23andMe:愿天下情侣不再是失散亲兄妹

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要制药了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