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林突破80万用户后,CTO王哲如何用技术驱动移动医疗远航?

2016-08-18 10:33:21     作者:奕欣      来源:雷锋网

“做点改变世界的事情,总不妄青春。”

王哲的英文名是Jack。带团队的时候,大家都习惯叫他船长。

从2014年以CTO的身份加入杏树林以来,王哲就一直以船长的身份带领着公司的技术团队扬帆起航。

基于有很多伟大的发明和故事都是在车库和小屋里诞生的,他的个人主页也以此为名:杰克船长的小屋。

在《加勒比海盗》中,乐观而机智的杰克·斯帕罗似乎永远在征程上。无穷无尽的冒险和困难,总像海浪一样循环往复。这位船长的小屋,也见证着杏树林如何一步步形成了研发的“海盗文化”:开放、个性、追求、目标导向。

部署

王哲对医疗的最初印象起源于从小生活的总部胡同。胡同对面是东单协和医院,看病的人日复一日,络绎不绝,患者排队时无助的表情,家属在挂号床前的焦急等待,都在王哲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当时的王哲虽然对医疗一知半解,心里却还是希望为着痛苦的中国医疗做些什么。

杏树林CTO 王哲

杏树林的口号是“让行医更轻松”。而加入杏树林的最直接原因,王哲说是因为自己真的相信这句话。人类现在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可以上天入地,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体却知之甚少。不从根源提升供给,只是通过挂号和回答问题,作为一个做技术出身的人,王哲不相信这能解决真正的问题。

“只有提升医生工作效率和工作能力,让医生更轻松了,才能真的让老百姓看上病。”

小时候王哲就对数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对数据尤其是图形数据非常敏感,他也非常自信地告诉雷锋网,自己还算得上是个聪明人。或许是因为这一点,王哲的求学之路可谓一片坦途。在英国约克大学获得软件工程硕士后,王哲师从英国女王奖获得者、全球系统验证领域的权威,就读计算机高并发算法验证的博士学位。“但当时所研究的东西都是50年计划的研究项目,我感觉修为不到,还是想干点造福当下的事情。”

而最触动王哲的,莫过于互联网在移动医疗的风起云涌。这位活在当下,不愿辜负青春的船长动心了。

起锚

在选择出海团队的时候,船长王哲一直坚持的是小而精的原则。目前,杏树林的技术团队占公司人员的四分之一。

在王哲的眼里,技术研发不是真的“码农”,技术人员是知识协作体。 “如果人员不断扩张,生产力水平会因为大量的知识不能传递而造成效率下降和系统错误。”

在船长的价值观里,1+1不会等于2,骁勇的航海团队,需要以一当十,才能所向披靡。比起冗余的技术团队,以业务为中心,围绕技术委员会成立能独当一面的小团队才是作战的核心。

一艘船要能全速前进,需要有明确的目标导向和数据驱动。为此,杏树林引入了OKR制度,并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进行迭代更新。除了博客、github每月一次的更新外,技术团队还有自己的QQ群开放空间。“团队爱上技术,把技术当兴趣,同时在工作中为业务负责,以业务好坏为评价目标。”船长不无自豪地告诉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他们是一支真正爱技术的业务团队。

“技术是一种氛围,当大家都在想着变化和效率发展的时候,就会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当大家都埋头只是做已有的东西,重复做的时候,就只能停滞不前。这就是我理解的一线互联网公司的核心。”

全速前进

作为一款能用智能手机记录管理,并能在云端存储病例资料的App,病历夹自2013年4月上线以来,一直作为杏树林的主打产品而存在。而在王哲看来,这款产品能够通过“技术”和“连接”来改善医生的用户体验。

病历夹界面

拍照、语音、文字,视频,这四种媒介构成了医疗数据的快速采集方法,医生能够对人、基本信息、病程、诊断进行有效的采集分类。而与之配套的,是杏树林给医疗CRO、科室配备的一套标准化数据采集流程。

杏树林的核心技术为数据OCR技术,背后是一整套对于检查单、报告单、化验单、病历页、票据,五个方面的机器识别与人工识别混配识别系统。以高效完成对数据的处理。王哲表示,下一年他们会开始尝试引入机器学习机制,以帮助算法工程师的工作。

暗礁突围

技术团队一直想着把医疗数据结构化。这一度成为杏树林2015年6月以来的业务技术重点,公司还曾经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项目组做这件事情。但一个季度之后,王哲发现自己迷失了。

在层层的暗礁中,船长发现找不到做这件事的意义,在那段时间,王哲不知道前行的方向何在,失望过也迷茫过。

但王哲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开始和很多从业者请教,向合作商沟通和学习。逐渐地,船长看到了前行的方向:其实数据模型的定理是第一位的,数据模型本身应该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体系,而不必事无巨细,反而让系统和存储变得很复杂。

 “数据其实本来不需要结构化,关键是有效的检索和回馈。因此搜索引擎,将会成为新一年工作重点。”

但2015年的这一个小小磕绊,对于王哲来说,只不过是让船只绕了些远路,在回归正途之后,“杏树林”号,其实比以前走得更加顺当。

王哲在年中总结里,对自己所专注的六个主要工作内容都给予了表情打分,其中有四个他都给予了笑容,表示他对这几项工作算是满意。其中让王哲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引入了JS端团队。随着JS为主的技术栈引用,在船长看来,这不仅提升了研发效率,并且带动了一系列技术新风气的到来。

“技术是一种氛围,当大家都在想着变化和效率发展的时候,就会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当大家都埋头只是做已有的东西,重复做的时候,就只能停滞不前。这就是我理解的一线互联网公司的核心。”

左右满舵

就像风平浪静之下的暗流往往才是危险的根源一样,在没有尽头的航海之路上,医疗的安全性永远需要防患于未然。

王哲在2015年,将医疗安全提升到了技术战略的高度去做。在他看来,这不仅是杏树林赢得医生用户信任的基础,也是一家移动医疗公司应负担的社会责任。

“一般的网站,最多就是用户电话、信用卡等等个人信息。至于订单记录之类的其实并不是非常重要。但是作为移动医疗公司,我们平台上的医生记录的内容,是一个个的真实患者。这些信息对患者是很关键的。”

而这,王哲将安全分成了三个阶段来做。

第一阶段为排查阶段:杏树林按照互联网信息安全的相关规定和常见方法,对系统进行了升级,对关键数据进行了加密处理,将PHI信息进行了有效的加密传输和存储。同时,还对系统安全做了一次人工排查工作。

第二阶段为计划规划:从15年下半年开始,技术团队就开始关注有计划有规划的安全。除了安全业务被纳入技术总监们的工作日程外,杏树林还聘请了百度旗下的安全产品“安全宝”,以形成安全体系。

接下来的第三阶段,王哲希望能让安全业务基本体系化:公司数据监控、内外网分离,引入了新的自适应安全审计方法,同时参与ISO27001的信息安全认证,这些努力都希望杏树林能建立起可信任的体系化安全。

 “很难说有多少投入就能带来绝对安全。同时,信息安全是个不出问题没价值,出了问题就是毁灭性的领域。所以平衡一个公司在不同发展时期安全的投入和重要性评估,其实是最难的话题。这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需要对业务发展、技术实践和行业攻击方向,重要性做综合考量。”

对于船长来说,安全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所以更要左右满舵,做好随时应战的准备。

远征

国际版medclipper是第一家走向海外市场的中国移动医疗公司,已进入美国、印度、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国家,目前最大的市场还是集中于第三世界国家。

然而,橘生海外未必为橘,这也让技术团队需要在使用场景上做更多适应性的调整。比如在中国医院,医生主体在医院,病历夹的存在主要是为了满足医生的数据需求和协作需求;而在海外,多点执业的特点让医生使用的出发点更加多元化,“治病救人是相通的,但是使用人群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差异。”

然而技术层面,船长坦言因为有大量可信可靠的第三方工具,海外的研发和迭代周期甚至比国内还要快。“以前病历夹半年上线,海外的第一个版本只花了1个多月。而且迭代速度是国内版本的两倍。”

2016年:80万医生用户的远航成绩

病历夹界面

在今年1月,杏树林完成了3200万美元的C轮融资,而在半年之后,平台上的用户突破了80万大关,病历夹积累了用户30余万,旗下另一款定位于提高医生和医学生能力的学习工具“医口袋”也收获了50万的用户。

但对于上半年的表现,王哲只给杏树林打60分,原因一句话概括:依然任重道远。

从原本盲目扩充数量的规划,转变为注重质量和口碑的杏树林,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关键的机器学习技术目前还没有正式开展,产品化数据驱动的目标,在船长看来其实还没有完成。

但抛却内部状态,王哲表示,虽然杏树林从2011年到现在一直在围绕医生的痛点打造产品,但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和医疗场景的多样性,医生还有很多痛点没有被满足。“无论是使用量还是使用时长,杏树林都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这说明我们没有更进一步打到用户的痛点、痒点。”对于这一点,船长希望下半年能加大投入,秉承“让医生行医更轻松”的使命,在效率和能力上不断探索。

“杰克船长的小屋”的个性签名是“做点改变世界的事情,总不妄青春。”在这个小屋里留存的航海日志,就像深海里经历时光沉淀而成的珍珠。这些财富也将伴随着“杏树林”号再次启程,朝着海天相接的地方继续前行。

推荐阅读:

移动医疗如何实现盈利?

张遇升专访:挖掘移动医疗的强需求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