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谈:Pokémon GO火爆的核心秘诀,不在AR,不在IP

2016-07-30 12:38:56     作者:陈子赟      来源:雷锋网

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ingress》和《宝可梦GO》不止是想象力照进现实这么简单。

雷锋网(搜索“雷锋网”公众号关注)按:作者陈子赟,前《大众软件》编辑部副主任,中华电子游戏研究协会(Chinese DiGRA)会议报告人。本文原标题为《不只是想象照进现实这么简单:<宝可梦GO>、<ingress>严肃谈》

即便软硬件配置都跟上,《宝可梦GO》要正式引进大陆,也会障碍重重。如前所述,《宝可梦GO》的游戏数据以《ingress》的地理大数据为基础,《ingress》的游戏机制则引导玩家拍实景照并结合谷歌地图的坐标上传至境外服务器。


你能看到的百度、腾讯地图的汽车搞街景拍摄,他们都经过了国家相关部门许可,并接受监管。


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ingress》和《宝可梦GO》不止是想象力照进现实这么简单。阴谋论固然可笑,但工具的效用发挥与解读空间在人。

注:本文暂将《Pokémon GO》的中文名定为《宝可梦GO》。由v5记者组制作的这篇严肃新闻评论由三部分组成:《宝可梦GO》与其前辈《ingress》的关系;《宝可梦GO》对现实社会产生的连锁反应;《宝可梦GO》或类似游戏在中国大陆出现的可能性。

以下为正文。

一、

当游戏开发者在为纯线上“游戏性”的设计绞尽脑汁的时候(这个场景在中国似乎不常出现),添加“简单的”线下交互就让游戏多了一个新维度,其意义不亚于游戏史上的3D技术革命或Wii体感普及革命。

革命成功的标志是颠覆现有秩序,或建立起体量足够大的生态。《宝可梦GO》的前辈《ingress》于2013年推出,至2015年底在全球有约1200万用户(中国大陆两万余人),已经初步建立起AR+LBS移动游戏的生态,《宝可梦GO》推出一周已有750万下载,或将使革命更进一步。

电子游戏的本质是虚拟交互,而《ingress》《宝可梦GO》是“以现实背景为基础的虚拟交互”——我们暂且将它们称作“虚实交互游戏”。这两款游戏的玩法流程都是让玩家分阵营探索、收集、占点。

《ingress》和《宝可梦GO》当然有各自的故事以增强玩家的代入感。比如《ingress》,背景大致如下:

1、我们的世界里隐藏着一种被称作“塑造者”(shapers)的未知文明,他们拥有被称作XM(Exotic Matter)的神秘异物质,XM能激发人类潜能或诱发内心阴暗面,“塑造者”似乎有意图通过XM来改造人类。


2、作为特工,围绕对“塑造者”的不同态度,你可以选择加入蓝色阵营的“抵抗军”阻止这种改造,也可以加入绿色阵营的“启示军”促进你所认同的进化。两个阵营目标相反,但手段相同:通过建立由至少3个“portal”接口围成的“XM控制场”来影响尽可能多的“心灵单位”。


3、接口链接的范围取决于附加其上的谐振器强度,能量越强大的portal能链接越远的距离,甚至可达数百公里。根据控制阵营不同,控制场会作为一个雾蓝色或绿色区域被扫描仪(你的手机)显示出来。心灵单位的数量与人口密度有关,因此城市比农村有更多的心灵单位。


4、你的终极目标是与你阵营的其他玩家合作,保护或解放整个世界。


……

《ingress》的背景故事其实相当详细,但或许到这里,对科幻不感冒的你已经云里雾里,所以这个游戏的目标不妨一言蔽之——

尽可能多地圈地盘。

《宝可梦GO》的故事背景好理解得多,就是很多85后、90后在童年时耳熟能详的《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或《神奇宝贝》(对不起,《数码宝贝》不是),这跟藤子·F·不二雄的《哆啦A梦》有《机器猫》《小叮当》等不同译名是一回事(对不起,《叮当猫》也不是)。

《宝可梦GO》的理念与《ingress》类似,玩家分成了三个阵营,争夺节点道场的过程由小精灵对战来完成。

光听玩法并没有新奇之处,国内手游业界也尽可以将《宝可梦GO》的火爆理解为“IP战略的又一次胜利”进而论证“IP为王”的正确,但《宝可梦GO》的成功,IP绝非最重要的因素

无论portal还是道场,均依托于现实世界,你必须带着有GPS功能的手机真实抵达与地图坐标对应的地点,才能完成挑战和占领任务。宅在家里不可能让玩家搜集到更多资源或小精灵,游戏鼓励你走出去,与某个地标互动,与其他玩家互动。比如在《ingress》里,如果你有雅兴,可以试着从阿拉斯加飞加利福尼亚再飞魁北克,圈一个大三角,但受限于能量级别和“入口钥匙”,没有同阵营盟友支持,这项活动将障碍重重,因此这类游戏又天然是强社交游戏。

现在你可以发现,这并不复杂的游戏设计理念,需要一项门槛不低的核心技术作支撑——带精确卫星定位的电子地图。

将《ingress》和《宝可梦GO》视作谷歌地图技术直接催生的游戏,甚至前者就是谷歌地图的一项实验,这种观点没有问题,事实上这两款游戏的直接开发团队Niantic,正是谷歌孵化出的游戏公司。

在《ingress》里,portal点往往由玩家建立,玩家需要对特定对象拍照——它们可以是你所在城市的地标建筑(的一部分),可以是独特的雕塑、壁画——在结合谷歌地图的定位数据上传后,它们会被提交给Niantic审核,如果通过的话,会在两到三周后启动portal。

《ingress》栽树,《宝可梦GO》乘凉——很多玩家发现,《宝可梦GO》中的道馆就是《Ingress》中5级以上的portal据点,而那些5级以下的portal则成为了宝可梦回复点。

Niantic通过《ingress》集合起了一批富有开拓精神的极客向玩家,一切摸索、改进游戏玩法,同时完善了真实世界的地理坐标系,真正做到了将想象照进现实。如果没有《ingress》的大数据基础,很难想象Niantic有能力在地球上搭建那么多确凿存在、可探索、无危险地形的地理节点。今天Niantic能以此为核心做出《宝可梦GO》,明天也能用来做其他游戏——或者不止于游戏。

(二)

《宝可梦GO》上线一周以来,“玩家收集小精灵时坠亡/出车祸”“劫匪利用《宝可梦GO》定位作案”“达尔文市警察局被多名玩家闯入”的消息不绝于耳,它们真真假假,有不少来自用户自创作恶搞。

你可以将《宝可梦GO》视为一个标准的收集养成游戏,也可以用社交软件的思路去理解它。社交是虚拟环境下的真人互动,《宝可梦GO》则制造了相遇,人跟人相遇就“有事儿”,这简直跟遛狗有异曲同工之妙——然后人们就可以用《宝可梦GO》来写故事,不着痕迹地传播他们心中的政治正确,比如以下一则消息:

“一位40岁的白人半夜睡不着觉,凌晨3点带着Pokemon GO出门找小精灵,抓着了伊布后逛至一处公园,被两个20多岁的黑人兄弟喊住,正要开溜,黑人兄弟喊道‘嘿哥们,来看看这刚抓到的大岩蛇’,三人一见如故聊了起来,突然警察出现,见到两黑一白凌晨3点在公园以为在进行毒品交易,经过三人一番解释,警察当场掏出手机开始下载。”

这种皆大欢喜自然比那些猎奇向、互相伤害的谣言高明一些,但依然难以求证。而这些消息之所以显得可信,是因为《宝可梦GO》的确有这样的“缺口”,的确可以在社会范围催生出这样的连锁反应。

客观地讲,“虚实互动游戏”的能量很可怕,因为它可以直接引导现实中的流量。

当实体卖场、餐饮、旅游与游戏运营商合作,其商业价值的想象空间一点不比打车软件小;而同时,政府也不能不加以重视——毕竟,这是一种可以在一座中等城市引起千人流量、大型城市引起万人瞬时流量的手段。《ingress》很极客向,大陆翻墙玩家不过两三万,但《宝可梦GO》呢?

《宝可梦GO》是Niantic、任天堂、Pokémon Company三方合作的结果,后两者与谷歌在去年联合向Niantic投资了约3000万美元(含1000万美元对赌)。小神游项目失败后,任天堂对中国大陆市场非常谨慎,而谷歌与大陆官方的关系无须赘述。因此,当《宝可梦GO》不在中国大陆上线时,出现了不少猜测。

其实,就官方facebook上的发言,是除了“中国大陆、台湾地区,朝鲜、韩国、缅甸、古巴、伊朗、苏丹”外,世界上其他地区都能玩到。在做出推测之前,对信息的掌握还是要完整。

截止发稿,大陆的东北、新疆等地区可以顺畅游戏,有声音认为是靠近边境的缘故——然而这些推测都需要进一步证实。目前围绕VPN、谷歌商店解锁等环节,大陆地区出了很多玩《宝可梦GO》的教程,但它们时灵时不灵,这种状况可能会持续。有攻略教玩家使用GPS作弊软件,“开飞机”避开锁区,殊不知这是犯了自《ingress》以来Niantic和老玩家的绝对忌讳——“真实涉足”是这种虚实交互游戏的灵魂所在。

国内的环境固然并不算良好——比如斟茶员曾了解到,一些专车司机用GPS作弊软件刷“滴滴”“优步”“易道”的单,获利数额甚至达到数万,若较真起来不排除判刑可能——但恐怕人们也未必希望变得更糟,毕竟游戏商虽然不能追究作弊者更多责任,但造成的恶性循环将贻害所有人。

就目前的情况推测,《宝可梦GO》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锁区,可能是源于服务器压力或运营资源调配。作为一款免费游戏,《ingress》的ARPU值不如国内一些手游/页游的数据,《宝可梦GO》的收入数据需要测试,再考虑到内容制作和消耗速度,短期内一味追求增量未必有利于游戏长远发展。

不过,我们终归无法忽视一个客观事实:即便软硬件配置都跟上,《宝可梦GO》要正式引进大陆,也会障碍重重。如前所述,《宝可梦GO》的游戏数据以《ingress》的地理大数据为基础,《ingress》的游戏机制则引导玩家拍实景照并结合谷歌地图的坐标上传至境外服务器。

你能看到的百度、腾讯地图的汽车搞街景拍摄,他们都经过了国家相关部门许可,并接受监管。

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ingress》和《宝可梦GO》不止是想象力照进现实这么简单。阴谋论固然可笑,但工具的效用发挥与解读空间在人。

(三)

经过前两节论述,在谈及“大陆玩家能不能玩到《宝可梦GO》或类似游戏”这个问题时,我们可以明确概括出两点:

1、《宝可梦GO》成功的原因不止是AR概念或热门IP这么简单,它的核心门槛实际上是以《ingress》为基础长期积累的真实地形、街道、建筑与数字坐标对应情况的掌握。任何游戏厂商想要跟随,都绕不开这个壁垒——作为游戏产品,差之毫厘,则用户体验谬以千里。

2、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规定(远不止最近较被关注的广电手游审批新规),直接以谷歌地图为数据基础,用谷歌账号登录,纯外资背景的《宝可梦GO》不可能被允许直接进入大陆。要代理的话,会遭遇到一些不可预知的新情况。

明确技术门槛和政策限制后,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对这类游戏,一段时间内直接具备山寨或自研能力的只剩腾讯。

《ingress》推出3年多,无论国内还是海外,号称要挑战它的游戏开发商不在少数,但最后都是炒概念,在功能上连相对完整的“山寨”都做不到;《宝可梦GO》火爆后,一款名为《城市精灵GO》的国产数值养成手游下载量也跟着提升,但玩家很快发现它完全不需要你出门;2011年前后,AR(增强现实)技术成为任天堂新游戏机3DS的宠儿,任天堂还随机器赠送AR卡片、AR小游戏,5年过去,却没有任何一款堪称杀手级的游戏——当《宝可梦GO》火爆时,健忘的业界又有声音开始鼓吹“原来AR才是资本风口”,然而将孤立的AR视作风口,大概依然是伪命题。

……

腾讯的地图服务单拎出来没法跟百度、高德竞争,但它至少投入巨额成本维持了这项核心技术,而其他国产游戏自研公司——即使有实力如网易、完美、巨人、畅游——都不具备。GPS地图技术俨然成了核武器,“有”和“无”就是质的区别。

包含了LBS、AR等元素的虚实交互游戏,只要体量足够大,其引发的社会影响远大于纯线上游戏(以滚服为主要运营手段的页游/手游厂商很少做线下活动),也有极大的商业价值想象空间。

那么,“《宝可梦GO》like”的虚实交互游戏,做,还是不做?

我认为重视数据和图表的腾讯高层,也正在讨论这个问题。

没有本土公司代理,《宝可梦GO》进不了中国。但代理《宝可梦GO》真的是一笔好买卖吗?要与世界交互,就要接入谷歌地图。不与世界交互,搞个局域网,那么《宝可梦GO》还会那么吸引人吗?只要官方取消锁区,国内玩家翻墙就可以玩——大量优质玩家在外服是什么结果?国服《星际战甲》就是前车之鉴。

当其他公司还在“追风口”的时候,腾讯的市场战略水平已经不亚于垄断国企:从鼓吹“更轻度20人MOBA”的《众神争霸》,搞“星球大战”拖对手开发资源,到对《上古世纪》《智龙迷城》搞“战略代理”+“战略雪藏”——《宝可梦GO》是一种会对既有游戏用户形成冲击、挤占流量的游戏,它值得动用一切手段。

最后,尽管从历史经验看不容乐观,还是可以务虚地推测一番:不搞自研的百度,会与其他游戏开发团队讨论这个问题吗?

一款神作的诞生,绝不只是想象力照进现实这么简单。实现想象力,不仅要看个人的奋斗,还要看历史的行程。也许《宝可梦GO》在中国大陆的热度会随着时间逐渐退去,那时除了玩家和游戏媒体,其他各方也算皆大欢喜。

雷锋网注:本文由东三环斟茶员首发于www.v5.com,并授权雷锋网发布,转载务必保留此行,禁止删减内容。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