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网融合,冲开了政策关,冲不破利益结

2015-09-15 11:37:47     作者:风景独好      来源:原创

标签: 三网融合 利益

广电与电信两个行业间鸿沟未被填平 互联网公司成为广电与电信“共同敌人”

       【沙发网】9月4日,久未有声音的三网融合有了重磅消息,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2015)65号文《三网融合推广方案》(下简称《方案》),表示三网融合试点阶段结束,即将全面推广三网融合,广电、电信业务双向进入扩大到全国范围。根据方案,将加快推进宽带通信网、下一代广播电视网和下一代互联网建设,健全网络信息安全和文化安全管理体系。
  

  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这被看做是政府正式出手推动三网融合的实质性进展。5年间,一共有54座城市进入试点名单,“宁夏模式”“上海模式”“武汉模式”纷纷出炉。

  从5年的试点过程来看,广电与电信业务的双向进入,有了不小的突破:2010年,IPTV用户数量只有600万户,而根据工信部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IPTV用户总数已达到3630.2万户,增长了5倍;基于互联网的OTTTV也成为市场热点,智能电视基本已经成为标配,智能机顶盒的出货量在2014年超过了7000万;广电系中的老大哥――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广电国网)正式挂牌成立,工信部开始给地方有线发放驻地网运营牌照……

  但这仍不是最好的结果。根据方案,即日起,试点将向全国复制推广,然而,各试点城市的成功,都带有鲜明的个性特征,简单复制并不可行。广电与电信两个行业之间的鸿沟亦未被填平,监管部门、利益群体、地方广电与国网之间的分歧难以根治,而近几年崛起的互联网公司,则成为广电与电信的“共同敌人”。

  三网融合走向全国,还需要更加切实有效的破局之策。


  电信进入广电IPTV的10年之约


  如果从哈尔滨在2005年5月17日正式开始运营起算,IPTV在内地已经有10年的发展史。在这段时间内,IPTV头顶着创新模式、试验田、广电系“叛徒”等多种身份,但不管怎样,目前坐拥近3700万用户的IPTV,是目前三网融合最可见的成果。在熬过七年之痒后,进入十年之约的IPTV虽在近两年有所突破,但对于广电与电信双方而言,各自的难题仍摆在面前。

  自家人各种“宫斗”

  作为三网融合中广电与电信最现实的业务合作模式,IPTV的发展速度不慢。在2010年国家推广试点前,上海的IPTV用户便已经超过百万,而上海电信与百视通的合作模式也被作为“上海模式”在全国地方电信中推广。

  但此后模式的复制,却遭到各地方广电的强烈抵制。由于跳过了地方广电,IPTV的受益者只有百视通和电信运营商,因此在一些地方,电信运营商发展的IPTV多次被广电总局叫停。

  政策在5年中也变化多次。起初,全国性的IPTV牌照只有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央视国际)与上海广播电视台百视通持有,百视通凭着与电信运营商的良好关系,先行一步。但在2013年CNTV和百视通的合资公司爱上电视正式运作之后,百视通的全国性牌照基本失去作用。


  爱上电视,便是此次方案中提及的全国统一的中央集成播控总平台。按理说,拿着尚方宝剑的爱上电视,有着得天独厚的政策优势,但事实上,IPTV在很多时候被地方广电视作是自己的对手。从2010年到现在,地方广电向国家广电总局“告状”要求停止当地IPTV发展已经不是新闻,而国家广电总局也明确表态过,非试点城市不得发展IPTV。

  广电自身的利益分配问题在IPTV的推广过程中一直存在。可以看到的是,此次《方案》中特别强调“统一对接”的概念,“IPTV全部内容由广播电视播出机构IPTV集成播控平台集成后,经一个接口统一提供给电信企业的IPTV传输系统。”在今年的《关于当前阶段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97号文)中,国家广电总局强调了分平台如果不与总平台对接,便不能提供节目信号。“总局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地方各自为政,抛开总平台和运营商对接。”流媒体网CEO张彦翔在解读97号文时表示。

  跟有线电视相比,IPTV的优势在于内容性价比更高。据《IT时报》记者了解,在部分地区,IPTV收费比当地有线便宜20%到50%。这直接“挑逗”了后者的神经。

  除了IPTV外,爱上电视与电信运营商的另一个合作产品是――由中国电信主推的“悦me”,但从去年发布至今,“悦me”始终难产。多家电视台向爱上电视发去“叫停函”,要求其不得向悦me盒子传送电视台的直播内容。

  “爱上电视对应的是一级播控平台,各省电视台手里的是二级播控平台,一般IPTV的操作模式是,当地电视台和电信运营商进行对接,最后,爱上电视、省电视台、省运营商三方按比例分成。悦me是因为爱上电视没有跟地方广电谈妥。”三网融合研究专家吴纯勇解释道。

  与外人的合作与博弈

  5年的试点中,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运营商的博弈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2010年,武汉被划入首批三网融合试点城市。2012年12月16日,武汉广电和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组建的武汉市三网融合合资公司成立。

  “刚开始只是权宜之计,广电和电信各出一半的资金,双方轮流坐庄,这种模式一直行不通。”吴纯勇说道。

  从此次的《方案》看来,广电仍旧掌握着内容的主导权,最大的进步是电信运营商可以提供节目源和EPG的方案。

  吴纯勇认为,谁都想自己做,但分工明确是最好的状态,总体而言,《方案》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是利好的。

  张彦翔认为,IPTV发展得好与否,主要取决于三点:当地电信运营商和广电的磨合程度、电信运营商的资金投入力度,以及电信运营商高层领导的重视程度。

  以四川为例,四川电信最早开始在全省光网覆盖,并将IPTV放置与宽带业务同等的地位,从宽带的价值填充转变为电信的基础业务,办宽带送IPTV的市场策略,快速拉高了IPTV的用户数。据流媒体网了解,今年年底,四川的IPTV用户数有望超过700万,用户增长将居中国电信集团第一。用户基数增加后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点播收入增加。四川、河北作为2014年IPTV用户高速增长的省份,广电的分成收入迅速达到数千万乃至数亿级别,示范效应巨大。而在前几年,四川IPTV的用户数在集团都是倒数几名。

  事实上,在媒体整体收入持续下滑的今天,四川和河北的IPTV增收,对各地的广电公司都是利好刺激。4月1日上午,广电总局在南京召开了全国IPTV建设管理工作座谈会,随后爱上电视和江苏广电签署了IPTV平台整合协议。此前不久,河南IPTV上线、宁夏签署IPTV三方合作协议、海南签署IPTV平台整合协议,爱上电视在不断取得进展。


  互联网公司会为IPTV内容买单吗?

  根据《方案》,三网融合将向全国推广,这意味着,原先被“试点”二字束缚手脚的IPTV可以一展拳脚。但在业内人士看来,IPTV下一个十年发展的难题,或许已经不再是用户数,而是内容。

  9月2日,中央数字电子传媒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爱上电视需要在9月14日前,将山东省IPTV的央视专业频道全部下线,包括宝贝家、国防军事、风云足球等频道。此前爱上电视是这些付费频道在山东IPTV里的代理商,但9月14日后,山东有线将成为这些频道在山东地区唯一合法的电视传播渠道。此外,山东有线还曾多次要求IPTV下线央视的3、5、6、8套加密收费频道,央视对此的解释是,由于购买时这四套加密频道播映的节目版权,比如重大体育赛事直播、电影电视剧等,并非都包含IPTV(ITV)、互联网电视等新媒体版权,因此暂不向IPTV等新媒体平台进行信号授权。

  在上海,不知何时开始,湖南卫视热播的几个综艺节目,如《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从IPTV里消失了。经过几年被互联网公司“教育洗脑”,强势电视台越来越注重版权,湖南卫视推出自有App芒果TV后,其所有热门节目从视频网站消失,包括IPTV。“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节目资源受限。比如想引进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但是地方广电怕收视率受到影响不放行。如果各省电视台可以在节目生态并不冲突的情况下,进行内容互通有无,更有利于我们推广IPTV。”某省电信运营商IPTV运营人员表示。

  从此次的《方案》看来,IPTV所有内容都必须经过统一的播控平台,电信运营商和其他内容方都可以提供节目源,但这意味着,要提供方购买版权。如果IPTV的用户数不能让这些版权方得到足够的利益,那么对于爱上电视而言,更应该纠结的是,没人愿意来主动为内容买单。

  “我们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购买视频版权,但是赚取差价得到的收益并不大,先天基因决定我们并不能这么深地介入内容制作环节。IPTV业务对我们电信运营商来说,主要作用是增加用户粘性,还有就是付费用户的信息。”某省电信运营商IPTV运营人员如是认为。


  增值服务是新的金矿

  “IPTV业务陷于同质化竞争,单纯的视频业务也不能给电信运营商带来多大的附加价值,所以应该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吴纯勇表示。

  目前看来,养老、教育、电商等电视增值服务还是一片蓝海,阿里巴巴和华数曾经在杭州尝试推广电视淘宝,但最后没能走下去。

  吴纯勇解释了这次尝试的失败原因:“这块的产业链都较长,整合较难,如果有线网只盯着资本运作的快钱,是不会成功的。”

  据记者了解,上海电信已经在IPTV上尝试轻量的增值服务。比如,IPTV会定时提醒用户做郑多燕减肥操,宠物专区除了如何养狗狗等小百科外,还会售卖周边产品。在机场、酒店的登录页面也会加入叫餐、纪念品售卖等入口。

  “目前,增值业务虽然没有超过视频业务带来的收益,但也已经占到IPTV整体收入的五分之一。”上海电信IPTV业务中心人士表示。

  融合网也从老龄委处得到数据,中国有2亿多的老人,而且孩子很多是独生子女。而老人恰恰是电视的重度用户,围绕老人开展的医疗、急救、电商等增值服务的可行性最高。

  “无论对电信运营商,还是对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来说,增值服务都会是一个机会。对后者来说,这块收入更为迫切,因为收入太过单一。各省广电企业都可以出资建立一个基金,来研究增值业务产品。”吴纯勇如是提议。


  广电进入电信,市场仍“压力山大”

  对于国务院颁布的65号文,电信业专家陈志刚认为积极意义非常大,因为三网融合终于突破最后一道政策约束,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全国范围内广电和电信的双向进入。

  “国家不再纠结三网融合是否要网络融合,而是承认三网融合的现实是业务双向进入,”陈志刚说道。对于广电整个系统而言,事实上拿到了除移动通信业务之外的其他所有业务许可。电信运营商除了在内容上不能从事时政相关的内容制作和建设电台电视台之外,也几乎拿到了所有的业务许可,而基于固网的基础电信业务主要授权给了国网公司。

  对于广电企业来说,电信业务领域中,最吸引他们的仍是宽带接入业务,但是他们面临的压力依旧巨大,如果不能解决互联互通、网间结算、出口带宽等问题,尤其是自身内部的资源整合问题,他们很难有大的作为。

  戴着镣铐跳舞?

  事实上今年初以来,在工信部的批准之下,地方广电企业就开始大举进入电信业务领域。贵州广电、湖北广电、北方广电、陕西网络等等,工信部批复这些企业开展互联网接入业务、互联网数据传送增值业务、国内IP电话业务。在这些业务中,地方广电企业感兴趣的仍是互联网接入业务。就以北方广电而言,他们年初拿到了互联网接入、互联网数据增值、IP电话业务资质,但经过综合评估后北方广电觉得语音业务不具备高度成长性,因此将重点放在互联网宽带业务上。

  现在随着方案的发布,将有更多的广电企业获准进入电信业务领域。方案称,“广电企业在符合电信监管有关规定并满足相关安全条件的前提下,可经营增值电信业务、比照增值电信业务管理的基础电信业务、基于有线电视网的互联网接入业务、互联网数据传送增值业务、国内网络电话(IP电话)业务。”而且,文件中要求“按照‘成熟一个,许可一个’的原则,开展双向进入许可申报和审批工作。”

  但是对于地方广电企业来说,现在进入宽带接入市场也许已经错过了黄金期。一方面,随着电信业向民资开放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民企获准进入了宽带接入市场,整个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和白热化。另一方面,在国家宽带战略的主导和“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推动下,电信运营商自己也不断在提升自己网络的覆盖能力和网速水平,广电企业即使获准进入宽带接入市场,与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早个两三年,广电能够大规模进入宽带接入市场,情况也许会大不一样,”陈志刚说道。

  对于广电企业来说,老问题依旧没有解决,“缺少了国家层面的互联互通与结算机制,永远让人觉得是空中楼阁,”新疆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陈长伟认为。广电企业由于自身不具备互联网出口带宽,这等于命脉被电信运营商握着。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不解决互联互通和出口带宽等问题,广电企业经营宽带接入业务是“带着镣铐在跳舞”。

  另外对于广电企业来说,随着宽带接入市场的放开和用户量的增多,IDC等方面的投资也是巨大的,而且“割据”的状况让这个问题更加凸显。“电信运营商是全程一张网,北京建立IDC中心其他省市也能用,但广电不一样,北京的歌华有线建立的IDC中心会让其他地方的广电企业用吗?如果每个地方的广电都建立自己的IDC中心,这笔投资无疑是巨大的。”陈志刚说道。

  “带头大哥”的压力

  2014年5月,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广电国网)正式挂牌成立,在长期“诸侯割据”的状况下,广电有线行业终于有了位“带头大哥”。

  根据当时国务院对国网公司组建方案的批复,广电国网可以开展增值电信业务、比照增值电信业务管理的基础电信业务、基于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的互联网接入业务等。而在最近发布的65号文中,也对国网公司进行了点名,希望其承担重任。65号文中称:“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还可基于全国有线电视网络开展固定网的基础电信业务和增值电信业务。”这句话有个前提,那就是“基于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但是目前来看,广电国网成立一年多,在推进“全国一张网”的网络整合上依然面临很大压力。

  按照广电国网的推进“全国一张网”的时间表:2015年完成6到8家省级网络公司整合试点任务;2016~2017年全面推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组建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制公司;2018~2019年,深化、细化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重点是全国性有线电视网股份制公司上市。

  但是外界对于广电国网5年时间组建一张“全国大网”并不看好,广电行业专家吴纯勇表示:“目前各地有线,尤其是上市的‘八大金刚’都比较强势。”他认为,广电国网只有掌握内容、IDC大数据以及互联网宽带出口这些无形资产,才能更有效地同地方有线谈判。

  现在随着65号文的发布,更多的地方广电企业进入了电信业务领域,“带头大哥”广电国网要在这其中承担重任。之前国内三网融合推进缓慢,除了不同部门之间的利益博弈外,广电企业在网间结算、宽带出口等方面却一直因为政策承接的主体缺失而无法解决。分析人士认为,成立了一年多的广电国网公司现在应该承担政策承接主体的角色,争取宽带方面的政策,为各地有线拿到合理的网间结算价格,这样才有可能让各地广电企业有信心跟着“带头大哥”走。
返回沙发首页  
沙发管家微信
扫描关注沙发管家微信 QQ群: 沙发网官方群 微博:

资讯评论

亲,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进行评论喔!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提示

相关文章推荐

热门设备安装方法 查看更多>>

最新设备

智能电视 / 盒子评测

安装指南

应用

热门专题